潘家园淘书记(十三)

周五傍晚早早儿赶到蒙哥家,陪章小妞玩了半天。京姐下班回来后,说蒙哥晚上有应酬,大家不必等他,赶紧开饭吧。妞妞姥爷已从老家来京,特意炖了道拿手的红烧肉,入口即化,肥而不腻——若非章小妞抢我口粮(劈手夺过我几块小馒头),我还得多夹两筷子!

章小妞九月份该上幼儿园了。这几天姥姥正在努力调整她的生物钟,让她每天早睡早起,还得习惯午睡。九点钟洗完澡后,章小妞特意叮嘱,“小金叔叔不要走,明天睁开眼再跟妞妞玩!” 顺口敷衍过,小人儿才乖乖进卧室躺下。

九点半,京姐哄睡章小妞后,我俩赶紧出门去接蒙哥。在二环积水潭地铁站外面,接上醉醺醺的章总,车上主路,奔赴潘家园。蒙哥酒量不行,喝上一点儿白酒就满面桃花,何况今儿还喝了四两,一上车就开始粗声粗气乱嚷。

“小金啊,你家里都恁多书了,还跑潘家园买啥鸟书?!赶紧去库存才是正经!” 蒙哥摆起章总派头,念叨起口头禅,“干脆今儿别去了,明后天跟我们一道出去玩儿!妞妞最喜欢小金叔叔啦!” 京姐解释说,周末约了朋友一道去燕郊游玩。“多谢蒙哥好意!我已经陪过妞妞啦,周六得休息,你们去玩儿吧!”“你这小子,每次让你出去玩儿都推三阻四!就不能爽快答应一回?不去潘家园会死啊?!”人一喝醉,说话就管不住嘴巴,“库房堆那么多书,哪天一把火化为灰烬,看你咋办?!”“多谢您的吉言!这个就不劳大哥费心啦!潘家园的行规,‘许它没有,不许你不去!’如果不是重要事情,我一般不会缺席的。”“矫情!如果有人免费请我出去玩儿,咱早就屁颠儿屁颠儿跑去啦!”“好吧,就算我矫情吧……”“你这人忒矫情!不光说话矫情,生活上也矫情!难伺候得很!”“甭理他,小金!他喝醉了,理他个啥劲儿!” 京姐小声说道。

车到潘家园,我说两位早些回去歇着吧,蒙哥非要下车去吃点儿东西。进了麦当劳,让我俩先找座位坐下,他自个儿捯饬手机下单订餐。在车上就看他用手机鼓捣着兑换麦当劳积分优惠券,结果柜台前站了半天也没支付成功,冲人扯直嗓子喊,“不行啊!优惠券在哪儿呢?” 我走过去瞧瞧,被他连推带搡轰走。麦当劳店员在他手机上划拉过几道后,这才端着鸡排、饮料和甜点过来坐下。胡吃海喝之际,又数落上我一通,最后拿纸巾一抹嘴,冲京姐喊道:“打道回府!”

此时才十一点,我从书包里掏出台版《晚清七十年》第五卷来看。半小时后,昏昏欲睡,等不及胖子,带上耳机立马进入梦乡。正酣睡的当儿,手机震动将我吵醒,迷迷糊糊接通电话,猛然被吓了一跳,“明儿买完书直接从潘家园来我家,跟我们一道出去玩儿哦!”我还没搭腔,耳边又响起京姐的声音,“别理他,小金,他刚洗完澡,又不知说啥胡话呢!” 挂断电话,只见胖子背着大书包进来,冲我喊道,“今儿空手而归,一本儿没买着!”“听你这么一说,我就放心了!” 我的脑子彻底清醒过来,故意笑着调侃道。看看时间,十二点半。

胖子洗过手趴下,很快沉入梦乡。麦当劳寂静无人,大堂就我们两个,里间角落悄无声息躺了两位流浪汉。温度越来越低,我穿上外套,却再也睡不着。耳机里的音乐从巴赫莫扎特换到黄自林海陈明章,再换到蔡琴顾嘉辉,依旧睡不着。脑袋沉沉的,也看不了书,就这么迷迷糊糊捱到三点钟。胖子被闹钟惊醒,睡眼惺忪地伸了个懒腰,“这周是睡得最香的一次!一觉睡到闹铃响!”“你就气我吧!我拢共才睡了一小时!”

二人出门奔赴潘家园。红绿灯处人声鼎沸,老吕的面包车正在卸货,大嗓门老云正弯腰往怀里抢购外文书呢。从中挑了两册法文书,跟老吕结了账,正待转身离开,看到一哥们儿捏着把吉他冲老吕询价。“哥们儿你要不了!”“多少钱吧,你说?”“200!”“这破玩意儿还要这贵? 30!”“你一边儿歇着吧啊!”“40!” 旁边又有人喊价 50,老吕冲那人说道,“熟人, 100 吧!”“50,我就出 50!” 那人便说便递钱。老吕不接钱,被人硬塞进手里,无奈地笑了笑,“拿去吧,拿去吧!咱哥们儿净干赔本买卖!” 老吕每周六早上特别享受被大伙儿围着哀求砍价喊老板的感觉,他是刀子嘴豆腐心,谈笑打趣间生意就成了。

谁知今儿却触了霉头——之前砍价 30 吉他那哥们儿竟是个泼皮!不知从哪儿冒出来这么位面生的主儿,老吕没当回事,大伙儿也没正眼瞧他,这哥们儿却觉得受了奚落,“我先买的,你凭啥卖给别人?!”“人不都掏钱了嘛,咱不接人非要硬塞!” 老吕依旧没当回事,“哥们儿下次买东西还请趁早,别犹豫!买东西最忌磨磨唧唧!”“买你个破东西咋恁多废话?!你信不信我让你在这儿卖不成?!” 那泼皮突然摆出一副无赖相,浑身上下散发着酒气,“老子来这儿转一圈儿,城管警察见了都得让三分!你信不信我找人做了你?!” 强龙不压地头蛇,老吕嗫嗫嚅嚅不说话。老吕媳妇儿见状不妙,边往车旁拉丈夫边嘟囔:“你没事儿不能少说两句!过来收拾收拾书装车吧!” 那泼皮依旧骂骂咧咧,逞了一番威风,见没人理会,腆着肚皮往马路对面走去。

这边厢我和胖子、老贾都围着老云那摞外文书,听老云跟老吕砍价。“满瓶水不响,半瓶水晃荡!嚷嚷得越大声,越不是啥人物!老吕别跟他一般见识!”大嗓门难得今儿也降了几个分贝,“给咱兄弟优惠点儿,挑这多呐!” 老吕爽快地报了个实在价,大伙儿簇拥着老云,抱起那摞书,往西北门走去。

天气凉爽了许多,三伏天毕竟过去了,汗水“啪啪”滴的岁月终于熬过去了!北京一年四季,就属秋天最佳,不冷不热,又不似春天那般短暂。进了市场,明显觉得这周比往常人多,几个学生党的身影再次出现在潘家园,看来学校快开学了。九月份是开学季,东区市场走上一遭儿,只听得各摊位的问询声此起彼伏,“你家孩子啥时候回老家?”“这周卖完书就得送孩子回去了!”“我订了后天的火车票,回家顺便看看老人!”

因为没有休息好,脑袋一直沉沉的,转了半天也没抢到几本书。好在过不多久,收入囊中十余册三联版金庸小说,心里才算觉得踏实些。东头一大姐的摊位摆出一堆馆藏本,拆了好几麻袋,一律低价甩卖,从中挑了几册“文学新星” 丛书,没啥大缺本,聊胜于无吧。

装满一兜书,去老鲁摊上存包时,碰到老贾站那儿跟他聊天,只听道连连叹息声“可惜!可惜!”“可惜啥啊,贾老板?” 我将书兜系好,递给老鲁。“刚才摆书时,我翻到一册《白鹿原》,带陈忠实签名, 100 块卖给了一小伙儿!” 老鲁边接手边说,“小贾直埋怨我,为啥不在外面卖给他,他专收签名本嘛!我是不是卖便宜了,小金?” 我冲着二人一笑:“我刚才咋没发现呢?早知道我跟别的书夹一块儿买,鲁大叔肯定便宜卖给我了也不知道!”“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!”“别介,他今儿做不了春秋大梦!早上摆书时见到名人的,我都会翻一翻的……”

(文:金冬心)

「点点赞赏,手留余香」

    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