读史笔记(166)

陈桥兵变

五月三十日,后周世宗抵达大梁。

六月初二,后周世宗接见南唐使者,表示人生难期,事不可知,准许南唐恢复武备,修筑城池,以便为子孙筹划,并拒绝南唐清源节度使留从效归附。

初九,后周世宗立故皇后之妹符氏为皇后;立皇子柴宗训为梁王,兼领左卫上将军,柴宗让为燕公,兼领左骁卫上将军。

十五,同平章事王溥加门下侍郎,与范质皆参加枢密院事;枢密使魏仁浦为中书侍郎、同平章事,枢密使如故。大臣以魏仁浦非科举出身为由,反对其为相,但是后周世宗不听。

此外,宣徽南院使吴延祚充枢密使;侍卫亲军都虞候韩通、殿前都点检张永德并同平章事,仍以韩通担任侍卫亲军副都指挥使,赵匡胤兼殿前都点检。

张永德由此被免军权,改由赵匡胤控制殿前司。

笔者个人感觉,后周世宗对于身后事看的还是很清楚的,只是人算不如天算。首先,后周世宗在防备禁军,但是防备的其实不是资历尚浅的赵匡胤而是作为外戚存在的张永德(妻子是郭威四女)。其次,后周世宗也在防备大臣,所以才会提拔为诸相反对的魏仁浦拜相。第三,后周世宗也主动保留南唐军力,既许其回复军力,又不许其藩镇归降自己,以保持对禁军的压力。即做好内有法家拂士,外有敌国外患。

总的来说,后周世宗的安排就是在削弱国内上层政治合力,同时又加强外镇外藩,给觊觎皇位的人制造困难,以保证不会改朝换代,只是人算不如天算,五代大臣的政治节操真的不能要求太多,该来的还会来。

十九日,后周世宗病重,召范质等人接受顾命,当天去世。次日,宣读遗诏,梁王柴宗训即位,时年七岁。

七月,后周以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李重进领淮南节度使,副都指挥使韩通领天平节度使,赵匡胤领归德节度使,山南东道节度使、同平章事向拱(向训)为西京留守、加兼侍中。

十一月,后周世宗下葬庆陵,庙号世宗。

关于后周世宗的死因,历代基本上没有什么争议,都认为后周世宗是操劳过度,导致病发而死。不过,与之前三武一样,佛家传说认为后周世宗是被佛教护法惩戒而死。此外,也有后周世宗是被赵匡胤毒死的说法,不过缺少证据支持。笔者个人也没有太多的研究,只能说,后周世宗作为第一位二代君主,还是无法打破悲剧的宿命。

此外,笔者觉得后周世宗的一大历史贡献,是在后周太祖的基础上,进一步弱化藩镇。两人通过十年的努力,使地方藩镇不再是拥兵自立的兵头,而是出身中央禁军的将领,而且这些将领虽然遥领藩镇,但是很多人并未赴镇。这才是解决藩镇割据的釜底抽薪之计。

年底,镇定两州奏称契丹入侵。

960 年正月初一,后周命殿前督点检赵匡胤率兵北上抵抗契丹,殿前副督点检慕容延钊为前军先发。当时后周主少国疑,中外有心拥立赵匡胤为帝,因而散布留言,将以出军之日,册点检为天子,结果京城人心惶惶。

初三,赵匡胤留宿陈桥。当夜,赵匡胤亲信议论,认为为后周幼主立功不如拥立赵匡胤;都押衙李处耘告知供奉官都知赵匡义和归德掌书记赵普,两人暗中布置,联络殿前都指挥使石守信、都虞候王审琦。

初四,将士围住赵匡胤住所,要求赵匡胤为帝,并将黄袍加其身,旋即大军山呼万岁,返回大梁。

初五,赵匡胤进入大梁,严禁大军劫掠,同时命客省使潘美拜访宰相。范质、王溥后悔命赵匡胤出征,侍卫亲军马步军副都指挥使韩通试图抵抗,结果被军校王彦升所杀。

随后,赵匡胤被拥立为帝,因归德军所在宋州,改国号为宋,赵匡胤是为宋太祖;奉后周恭帝为郑王,符太后为周太后,迁至西宫。

初八,宋太祖追赠韩通为中书令,以礼收葬,表彰其忠;王彦升幸得群臣劝说免罪,但是终身未能获任节度使。

陈桥兵变是后周禁军将领发动的一场政变。这一点是史学界的基本共识,只是在一些细节上有所区别。虽然宋代史家大都认为此事只是在后周主少国疑情况下的突发政变,但是后代史家大都认为此事蓄谋已久。首先,与郭威加身的黄旗不同,黄袍是事先准备好的,而且还有大量流言蜚语,指向性也非常明确,显然是有备而来。其次,所谓的辽军南侵,也未见于辽史等其他史料,而且宋太祖即位之后,南侵也不了了之,不像后周太祖时辽军的确南下,显然有问题。第三,后周世宗对南唐使节的态度、范质王溥二相的悔意,似乎都说明了后周高层对禁
军系统的态度有所保留,甚至已经有所提防。

笔者个人的看法也倾向于陈桥兵变是蓄谋已久。种种迹象表明,后周禁军在短短几年当中就变成了一个庞然大物,威胁君权。首先,宋太祖征讨后周忠臣李筠、李重进的时候,开始都是派遣大将,但是旋即征讨李筠就被太祖本人改为亲征,李重进也在赵普的情况下也改为亲征,可见即便是禁军系统出身的宋太祖一派也对禁军系统的有所提防,可见禁军系统势力之强大。其次,太祖即位后的种种举措,也首先是针对禁军系统展开,努力做到将帅分离,从而将军权从禁军剥离回枢密院,可见禁军力量之强大,让宋太祖都要率先处理。

此外,除了主少国疑,禁军在握,文臣中立以外,笔者觉得赵匡胤能够顺利篡位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藩镇弱化。后周太祖和后周世宗两人与前代不同的一点是,在积极削藩的同时,大都由禁军将领遥领藩镇,所以藩镇力量大大弱化;与之对应的,中央凭借世宗整顿禁军,又进一步强化了中央和地方的军事优势。这样,在河东镇的沙陀骑兵无法对中央形成威胁的情况下,谁掌握了禁军,谁也就掌握了君权(跟南朝宋齐相似)。

(文:南宫烈)

「点点赞赏,手留余香」

    还没有人赞赏,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!
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
    所有的伟大,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!
欢迎您,新朋友,感谢参与互动!欢迎您 {{author}},您在本站有{{commentsCount}}条评论